闯入《侏罗纪世界2》

本文作为暑假影评的超文本版本。

过程

在看完星战外传Solo: A Star Wars Story后的下个周末,其实就是端午节,我们一家去电影院观看最新上映的《侏罗纪世界2》(Jurassic World: Fallen Kingdom),又译《侏罗纪世界:陨落国度》。本来我对这个系列并不是很感兴趣,但是影片确实很震撼,序幕就比较恐怖,也许是我不常看这类内容吧。另外其实连3D我开始也不太习惯,然而现在貌似已经没有2D的影院了吧。

尽管根据我们初中的音乐老师,电影的片尾应该看完,并欣赏音乐,但是我们还是提前离开,而错过了所谓的片尾彩蛋。其实在我看来有点像Warriors的Bonus Scene。恋恋不舍地离开影院,似乎还看到了一些纪念品。但我终究还是找到了合适的纪念品:电影改编的小说,双语版本。在选购Warriors时,我偶然看到了亚马逊的广告1,找到了双语小说这个看起来“高技术含量”的纪念品。

仔细阅读小说,可以发现与电影略有些不同。除此之外,我们还找来了系列中前面的电影,我还好不容易从图书馆翻出恐龙图鉴,开启我的“综合性探索”。

2 还有一个题外话,在复习地理学考的时候,我在心里默默押了一题,也就是与恐龙相关的题目,因为这也许是个热点。果然,出现了一道“中生代末期大量灭绝的生物”,虽然好像也只能考中生代而不是古生代或新生代,而且好像谁都知道答案吧。

主要内容

目前侏罗纪系列电影共5部,包括公园的三部曲和世界目前的两部。《侏罗纪公园》(Jurassic Park)今年25周年纪念,即1993年上映,剩下两部是1997、2001年。而《侏罗纪世界》(Jurassic World)在3年前,也就是2015年,而世界2则是今年。

前置内容

如果你已经看过侏罗纪系列电影,请跳过本部分。另外,剧透警告!

生物技术突飞猛进,其中以InGen公司为代表。有人想出从叮咬过恐龙的蚊子入手,找到琥珀中的这类化石化的蚊子,并从中提取出恐龙的DNA。其中的一些缺陷则用青蛙的DNA填补,用这种办法成功复活了(de-extinction)恐龙,也被称为克隆。而约翰·哈蒙德(John Hammond)更进一步,用复活的恐龙在努布拉岛(Isla Nublar)上开了一个侏罗纪公园。

不幸的是,在正式对外开放前不久的一场风暴中,因为一个程序员试图偷取牟利,公园的防护系统被关闭。只有少数几人逃过了食肉恐龙,离开了岛屿。于是努布拉岛被废弃,后两部则发生在备用岛上。

系列一度停滞,到了2015年(虚构世界中纪年与现实世界相同),努布拉岛已经被重新启用,成为现代的主题公园——侏罗纪世界3。而人们也已不满足于克隆的恐龙,原公园研究人员吴亨利博士(Henry Wu)通过基因工程设计出新型的转基因恐龙——暴虐霸王龙4 (Indominus Rex)。这个动物不仅凶狠,而且会伪装。由于疏忽被放出围栏,从未见过世面的暴虐霸王龙到处杀戮,主题公园里的游客处境危险。

在主题公园背后还有另一个工程:退役海军士兵欧文(Owen Grady)训练迅猛龙5 (Velociraptor,简称raptor,有“猛禽”意),让InGen看到了恐龙武器化的希望。实际上暴虐霸王龙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创造的。在使用常规武装无法轻易找到失控的暴虐霸王龙的情况下,有人提出用迅猛龙去搜寻。计划奏效,在反叛和反攻的混战中,迅猛龙大部分被干掉,只剩下迅猛龙中的老大布鲁(Blue)。最终在老霸王龙6 (Tyrannosaurus Rex,简称T.Rex)的帮助下,湖里的沧龙7 (Mosasaurus)干掉了暴虐霸王龙。但在这个事件之后,侏罗纪世界再次荒废。

Jurassic World: Fallen Kingdom

其实Fallen Kingdom与公园2Lost World的意义相近。

在侏罗纪世界废弃三年后,努布拉岛将要被火山吞没,而恐龙眼看要再次灭绝。与约翰·哈蒙德共同创办侏罗纪公园的洛克伍德(Benjamin Lockwood)的助手米尔斯(Eli Mills)协助恐龙保护小组(Dinosaur Protection Group),将岛上的部分恐龙送到另一个保护区去。特别的,他指出布鲁的价值很高。于是,小组领导克莱尔(Claire Dearing),同时也是侏罗纪世界的运营主管,和欧文、兽医奇亚(Zia Rodriguez)、电脑专家法兰克林(Franklin Webb)出发前往努布拉岛。

依靠欧文找到布鲁之后,武装主管惠特利(Ken Wheatley)就试图把一行四人留在岛上去死,但奇亚以布鲁枪伤严重为威胁,让惠特利带走了她。剩下的三人也设法上了逃离的装满恐龙的货船。为了保住布鲁的性命,克莱尔和欧文历尽艰辛取来老霸王龙的血液给她输血,最终脱离了危险。而货船则开往洛克伍德庄园,把恐龙拍卖赚钱,原来计划根本不是拯救恐龙。到达庄园前,法兰克林被当作员工带走,而克莱尔和欧文则被认出而被和恐龙关在一起。

早在三年前,就有人取来暴虐霸王龙的骸骨,由吴博士研制出新一代用于战争的转基因恐龙,命名为暴虐迅猛龙8 (Indoraptor),这些与米尔斯有关。而贩卖恐龙也是他的主意。在前代的基础上,暴虐迅猛龙支持使用激光瞄准,但缺陷是根本不服从。于是吴博士看中了驯服的布鲁,以她作为改良的来源。

在恐龙运抵庄园后,拍卖会开始。成交价远高于设想,于是他们决定试一下暴虐迅猛龙雏形,尽管吴博士竭力反对,但还是加入了拍卖。成交的恐龙被立即运走。在拍卖会的同时,欧文发现隔壁苏醒的冥河龙9 (Stygimoloch,简称Stiggy),利用她结实的头部撞开了墙壁,把他们放走。接着又把冥河龙运到拍卖现场,她就开始东冲西撞,现场陷入混乱。欧文设法阻止暴虐迅猛龙被运走。而惠特利为了收集暴虐迅猛龙的牙齿,而被他杀死,暴虐迅猛龙开始在楼里乱闯。剧情进入紧张的高潮。

吴博士想获取布鲁的血液样本,但被装作员工的法兰克林麻醉,他和奇亚放出了布鲁。另一边,暴虐迅猛龙追赶着欧文、克莱尔和洛克伍德的外孙女梅西(Maisie Lockwood)。最终,他们把暴虐迅猛龙引到了玻璃屋顶上,但他仍然紧紧追随。克莱尔用之前演示的激光瞄准系统想让他掉下去,而布鲁也来帮忙,暴虐迅猛龙恰好坠落到博物馆里的三角龙10 (Triceratops)骨架上,被骨架上的角刺死了。

在关恐龙的地下室,混战造成毒气泄漏和通风系统故障,恐龙将要死去。他们不忍心看下去,但又不能放走他们。最终梅西按下按钮放走了恐龙,因为他们也是生命。米尔斯被放出的霸王龙干掉了。布鲁拒绝和欧文走,最后告别后进入了森林,获得自由。现在,人们必须生活在恐龙四处游荡的世界——真正的侏罗纪世界。

评论

科学角度

关于侏罗纪系列的科学性,其实有很多问题。但是,科幻不一定要严格按照事实,例如著名的《三体》系列中,很多核心设定都是假设的甚至错的,但并不影响其吸引力。所以科幻的吸引力正是来自对未知的猜想和假设。

可能比较受到认同的是恐龙是活跃的动物,尽管不一定是恒温的11。另外,考虑到一般的动物小说目标都是恒温动物,即鸟类和哺乳类,只有有了这个基础才可以进一步写情感这样更高级的内容。

但是,现在研究一般认同有羽毛恐龙,少量物种的化石可以发现羽毛痕迹。据此有很多批评,尽管可能在90年代其代表了先进的研究,但是现在《世界》已经无法与时俱进了。关于这一点之前我基本上一无所知,现在最新的图鉴上有很多毛茸茸的恐龙。另外你可能知道,系列中的迅猛龙的大小比实际大很多,而且更加规范的名字应该是伶盗龙,尽管学名是对的。只是在虚构世界中使用迅猛龙这个名字。顺便一提,霸王龙更规范的名字是暴龙。这两种标志性的恐龙都在白垩纪而不是侏罗纪,不过这不重要。不过其实问题还有很多,这些只是最有名的。

人文角度

其实电影的内容一般比较简单,也没有很深刻的内涵,比如根据亚马逊,《世界》改编的小说适合6~9岁阅读。

保护动物的权利

保护动物生存的权利,是《世界2》最明显的主题。从DPG到梅西放走恐龙,提出他们和我们一样是生命。克莱尔曾经管理侏罗纪世界,认为过去人们克隆出恐龙也只是为了营利。为了弥补曾经的错误,创建DPG,试图获得政府的帮助。然而最终政府还是不管,就只好去与洛克伍德合作。迁移到保护区的想法如果实现就很优美,可惜最终只是骗局,但毕竟代表了这方面的努力。另外离开努布拉岛前,悲伤的蜿龙12 (Brachiosaurus)也让人觉得没有保护好动物的权利,尽管实际上并不可能做到。

而在现实中,动物的权利有时并没有很好的保护,比如用动物做实验,而不考虑动物的感受。即使现在濒危动物得到了较好的保护,但是难道其他普通的物种就可以随意“使用”吗?不去直接伤害动物只是较低的要求,还需要保护环境,维护其栖息地。把动物关在笼子里展览,其实也是不道德的。

贩卖动物

与保护动物相反,总还是有人看到了利益。米尔斯本来可以去从事其他行业,而非得欺骗众人,去贩卖恐龙和支持恐龙武器化。而自称拯救了恐龙,还指责克莱尔其实和他也没多少区别,只是方式不同而已。他从主观上就选择了错误的道路。而惠特利只是贩卖的帮凶,为了获取自己的那份利益而不惜背叛同行者。

吴博士其实比较中立,毕竟只是技术研究的。他不赞同贩卖,反对拍卖暴虐迅猛龙原型。但其实这也有利于个人利益——如果被买走了,就会被仿制,那时他就没有价值了。

《世界》的转变

从《公园》到《世界》,一个转变是恐龙从克隆到改造。这样有了一定的新意,但也遭到很多批评,认为这已经不再是恐龙而是怪物了。这样的批评很合理,但是也只能靠这样才能创造出更可怕的反派。其实我感觉暴虐迅猛龙和上一代没多大区别,只是体型小了点,可以在室内乱闯。从另一个角度,我希望这代表着现代生物技术的日益发展。

另一个转变则是从人逃恐龙,到一些恐龙帮助人类,去对付邪恶。这个改变更加根本。现在回想《公园》,尽管视觉效果新奇,但内容过于浅显,我能归纳的主题只有人类的贪婪作怪。到了《世界》,可能出于安全考虑,主题公园不再展出迅猛龙,转而成为了人类训练有素的助手。到了《世界2》,则展现了布鲁情感丰富但也脆弱的另一面,她和欧文有着深厚的感情,才会让欧文重返努布拉岛去救她。在船上救治布鲁时,镜头切换到梅西看迅猛龙小时的视频,这个场景令人动容。到了最后,布鲁拒绝被关着带走,表明这样的关系还是有限而有原则的,向往自由才是天性。我认为布鲁这个非人角色很令人印象深刻,甚至比人类角色更加生动。

顺便说一句,我认为其实在《公园3》就可以看到迅猛龙洗白的端倪了。当时,葛兰特一行还了迅猛龙的蛋,并用他们的语言说了些什么,迅猛龙就放过了他们。当然有人说那可能和逼近的救援队伍有关,但是这也可以看出他们具有一定的智慧。

老霸王龙也是个传奇,因为她大多数时候都间接或直接帮了正面人物。《公园》里她对付了追人的迅猛龙,到了《世界》她就不再去伤害人甚至更大的布鲁。按照《世界》的理论,和暴虐霸王龙相反,她早已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不屑与人类为敌。这个设定看起来有点过分,尽管这种情况我在动物小说里也看到过13

额外的细节

在电影院看的时候,我就莫名想到了WARRIORS中有类似的情节。比如惠特利拔恐龙的牙齿并收藏的癖好,让我想到长鞭(Scourge),进一步查证发现其实血族(BloodClan)众猫都有收集狗牙和猫牙做成项圈的习惯;用三角龙骨架的角解决暴虐迅猛龙,而布鲁却躲过了,而在WARRIORS里羽尾(Feathertail)也用类似的办法对付尖牙(Sharptooth),只是两者同归于尽而已,为羽尾的悲剧默哀。

最近的重看让我想到了另一个相似处:米尔斯说出梅西真正的身世来实现他的目的,其实有点像当初松鼠飞(Squirrelflight)不得已向蜡毛(Ashfur)承认三剑客不是她亲生的,从而引起大乱。只是这次没有明显的问题。

另外,当初我看时,我还注意到法兰克林在试图修复系统时,敲的一堆命令里是sudo开头的。上次在《公园》里明确提到他们用UNIX,所以也许他们一直坚持用*nix……

侏罗纪系列对恐龙在大众文化中的地位提高有很大作用,比如说那个chrome://dino。在@swwind关于AI学习的文章末尾我发现了针对这个游戏的AI。我才得知其实它的大名是T-Rex Runner,而且那个看起来像是蝙蝠也被我一直叫蝙蝠的,其实是翼龙。

保持更新

  • 在最初上映后,就出现了中文硬字幕的HDCAM版本,效果很差。
  • 在我打算重看前,出现了韩语硬字幕的HDTC版本,效果好多了,只是还是2D,已经出现字幕组做的字幕了。
  • 今年9月将推出家庭媒体,包括Bluray,才会得到值得收藏的版本。
  • 3年后,2021年《侏罗纪世界3》为续集。